新万博体育 > 新万博体育 >

第二届“一带一路”图像乐舞重建复现研讨会 开幕式演出《闻鼓而进》精彩剧照

  汉画像博物馆里,众人无穷的憧憬,触摸、记录、想象,开启探索汉画像的使命。历史人物的线条、祥禽瑞兽的轮廓,似乎那一刻感受到了汉代的社会状况、风土民情、典章制度、宗教信仰。回眸间,似乎飘过“羽人”(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天使,也称“仙人”“飞仙”)的痕迹,众人置身画像,兴奋不已……

  汉代建鼓舞有多种用途,可以用来祭祀、娱乐、战争。汉代又有武士舞,可以用于打仗、斗兽和人之间的搏斗。该节目由建鼓舞、武士舞合一而成,按照祭地、祭天、出征三部分构成。

  汉画羽人舞功能之一在于为西王母送上仙丹,羽人饲凤即由此而来,结构分为饲凤、取丹、戏凤三部分构成。

  “长袖善舞,多钱善贾”(《韩非子·五蠹》)。长袖舞源于西周时期雅乐舞蹈,在西周宫廷雅乐“六小舞”之一的《人舞》中,有专门供贵族子弟学习的“以手袖为威仪”。本节目遵循“大礼必简”的汉代宫廷礼仪,按出场——在场——退场三部分构成,表现国家社会伦理之秩序,是孔子希望的"礼正乐清"。

  “跳丸弄剑”是先秦即有的杂技项目,汉时已为通行的娱乐与表演,或舞于宫廷府邸,或舞于百戏之中,游走在主流社会与非主流社会之间,有张衡《西京赋》所谓的“跳丸剑之挥霍,走索上而相逢”的特点,以及山东安丘董家庄汉画像石的三剑十一丸之神技等也印证了这一点。本节目按出剑——弄剑——献剑三部分构成,戏谑不失庄严,滑稽不失礼仪,是为世俗层面的君臣同乐,由宏大叙事进入私人叙事。

  伴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美妙声音,一群踏鼓而歌的女子缓缓而来,众人在脚踏鼓而舞的独特韵味下,进入梦境......《相和歌》是中国汉代独有的乐舞表现形式,踏盘踏鼓边歌边舞,彰显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审美韵味。

  挥舞着桃色透明的衣袖,粉纱翩翩,在一片片桃花花瓣中蕴藏着憧憬与期盼:“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美丽如桃花的少女对于未来的美好生活,有着最美好的想象......

  众人在古编磬下静静沉思,阵阵悦耳的编磬敲击声诉说礼乐之仪,演员身着古代制式礼服,列队整洁、执羽而舞。“八佾舞”是中国古代规格最高的祭祀舞蹈,按周礼规定只有天子才能用八佾舞,它是中华传统礼教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对“礼”的最好诠释。